这是苏必利尔湖畔的一座孤独的灯塔。为了拍摄暮光,我在零下25度的冷风中硬是哆嗦了半个多小时,最后身子都被冻僵了。当然身子冻僵换来的成果却是一张安静的暖色系照片。

评论
热度 ( 16 )

© AllanZ | Powered by LOFTER